<sub id="rrr5r"><th id="rrr5r"><thead id="rrr5r"></thead></th></sub>
      <sub id="rrr5r"></sub>
      <listing id="rrr5r"><em id="rrr5r"></em></listing>
      <listing id="rrr5r"></listing>

      <address id="rrr5r"></address>
      <big id="rrr5r"><video id="rrr5r"><form id="rrr5r"></form></video></big>
          <sub id="rrr5r"><th id="rrr5r"><thead id="rrr5r"></thead></th></sub><cite id="rrr5r"><sub id="rrr5r"></sub></cite>
          <i id="rrr5r"><dfn id="rrr5r"><form id="rrr5r"></form></dfn></i>

          聯系電話:+86-0531-81699680 18605312460 , 我司提供塑料原料(PE/PP/其他)等產品批發、供應,歡迎廣大新老客戶來電咨詢價格、加盟、招商等服務。

          • 公司地址
            中國,山東,濟南
          • 聯系電話
            186-0531-2460

          石油行業長期前景將由外部政治因素主導

          SHPGX導讀:在近年來低油價、弱需求、寬供應,以及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如火如荼的背景下,石油行業已經走在了下坡路上。收益整體下降使得該行業的內部利益變得難以調和,行業政治影響力大幅下降。展望未來,雖然短期內該行業可能迎來疫情后的“反彈性”復蘇,但石油行業的長期前景將由外部政治因素主導。

          2020年是石油行業又一個糟糕的年份,石油需求驟降、油價暴跌;石油公司利潤大跌、債務激增、破產猛增。新冠肺炎疫情使石油行業情況更糟,但不是根本原因。其頹勢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最新數據顯示,能源公司(主要是石油公司)市值占標普500指數總市值的比例創下了新低,僅為2.3%,而十年前該比例是16%,40年前則更曾是高達30%。

          圖1:能源公司市值占標普500指數總市值的比例圖1:能源公司市值占標普500指數總市值的比例

          在近年來低油價、弱需求、寬供應,以及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如火如荼的背景下,石油行業已經走在了下坡路上。收益整體下降使得該行業的內部利益變得難以調和,行業政治影響力大幅下降。展望未來,雖然短期內該行業可能迎來疫情后的“反彈性”復蘇,但石油行業的長期前景將由外部政治因素主導。

          01?多重挑戰下石油行業走在下坡路上

          石油行業的頹敗趨勢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近年來,石油公司受到的最大挑戰是需求增長緩慢、生產過剩、價格低迷。同時,來自低成本可再生能源、電動汽車甚至塑料(7955, -30.00, -0.38%)回收的競爭不斷加劇,而政府、民眾和投資者對低碳世界的需求也日益強烈。石油成為標普500指數中常年墊底的行業,在過去的7年中,有5年排名倒數第一,有一年排名倒數第二。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使情況更加惡化。在疫情的沖擊下,石油需求驟降、庫存爆滿、價格暴跌,因此,石油公司投資大減、債務激增、利潤大跌、破產猛增。即使標普500指數整體上漲了18%,能源行業的市值也下跌超過1/3(第二差的房地產行業也僅損失了2%),其占標普500指數總市值的比例創下了新低,僅為2.3%,而十年前該比例高達16%。40年前達30%。作為曾經世界上最大的私營公司的埃克森美孚公司也被擠出了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

          02?石油行業利益變得難以調和,政治影響力大幅下降

          權力博弈對于石油行業來說并不陌生,但過去石油行業的利益是一致的。在上一個階段,全球石油需求快速增加、石油資源相對稀缺的時代,無論是國際大石油公司,還是規模較小的獨立公司,乃至行業協會,都有著一致的利益,都希望政府實行寬松的監管和低廉的稅率。無論誰在政治中占了上風,都可以確定獲得強勁的價格和豐厚的利潤,因此這種行業內的團結很容易實現。當時的主角是技術、地質學以及石油需求增長,政治因素僅僅被視為一種可管理的風險,或是一項可以利用的優勢。但是,2014年開始的油價暴跌侵蝕了石油行業的經濟基礎。在新的階段,石油需求增長放緩,石油資源便宜且充足。同時,來自低成本可再生能源、電動汽車和塑料回收的競爭日益激烈,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也日趨強大。由此,石油行業由價值的創造者變成毀滅者,石油公司被迫在更少的利潤下展開更激烈的競爭,其在國內和國際上對政治的影響力都大大減弱。

          03?石油行業短期可能迎來“反彈性”復蘇,但未來政治因素將主導行業未來

          2021年,預計隨著隔離限制措施的放松,石油需求將會有所恢復、價格可能回升,石油公司也可能獲得足夠的現金流償還債務,因而表現會從去年的低谷中有所改善。對于一個長期以來表現不佳的行業來說,即使表現平平也會是一種進步。然而,如果僅關注價格、產量和季度利潤,則未免太過狹隘和短視。事實上,在行業萎縮和財務緊張的壓力下,石油行業未來的真正戰場已經轉移到政治領域。這些政治矛盾將來自各個層面,從國務院、國會、聯邦機構、州議會和政府,到公司董事會、貿易協會,甚至到為該行業提供資金命脈的銀行。這些政治沖突將激化該行業內部的相互競爭,削弱行業的活力,使行業前景更加混亂。下面列出一些當前已經顯現出來的重要政治矛盾:

          ?公司治理的分歧加大。石油公司董事會將在戰略和人員方面分歧越來越大。例如,埃克森美孚董事會最近就受到作為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之一的德劭集團及其他激進的投資者的挑戰,被批評支出太大而戰略保守;美國最大的化石燃料融資商摩根大通公司則罷免了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埃克森美孚前首席執行官李·雷蒙德的職務。

          ?美國能源政策加劇行業分裂。石油公司正在加緊向美國政府游說一筆大范圍的紓困措施,并在幕后努力阻止對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項目的投資。同時,關于聯邦頁巖油氣水力壓裂法案的斗爭可能使行業內部出現更多裂痕,一些公司在爭取保持對公共土地的使用權,另一些公司則尋求推遲新法案的出臺,而他們都希望競爭者消失。

          ?OPEC+行動充滿變數。在低油價、財政不穩以及全球低成本生產商爭奪市場份額和利潤的背景下,OPEC +的配額政策和價格目標具有高度不確定性。沙特阿拉伯與俄羅斯、伊朗和卡塔爾的矛盾可能會繼續,而美國石油行業在場外觀望,迫切希望OPEC+控制產量以保持高價。

          ?石油行業內部矛盾加劇。在美國,不同規模的油氣生產商承受的原油生產和甲烷排放限制差異巨大。在國際大石油公司和獨立生產商、不同的國家石油公司、股東與債權人、石油與天然氣之間也存在著巨大的利益沖突。財務壓力使得石油行業不同部門的利益不再一致,矛盾變得更加突出。

          ?機構投資者撤資化石能源資產。2020年12月,紐約州養老基金啟動了新的撤資標準,制定了無化石資產投資組合的計劃。現在,有關撤資的信托責任的問題,不僅表現為石油公司的估價下跌,而且挪威、紐約州、紐約市以及貝萊德集團也做出了回應。他們都把化石能源視為會損害財富的因素。

          ?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愈演愈烈。全球的氣候組織和區域權利組織正在阻止對化石能源的投資,并取得一定成功。例如,法國因氣候問題取消了一項與美國的液化天然氣項目的供應合同。

          ?其它。美國產油州的財政預算將因油氣收入的減少而大幅縮水,而民主黨人控制的藍色州則正在提起訴訟,要求化石燃料公司進行賠償。委內瑞拉的政治危機可能導致其原油出口進一步下降,但也有可能逆向增加。油氣貿易組織也可能面臨新的內部沖突。

          2020年年底,石油專家丹尼爾·耶金稱,石油的未來將由美國、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控制,由各種不同意識形態所形成的政治格局將主導能源行業中的競爭,三國都將爭取從化石能源中獲得最多的利益。但是,投資者已經開始押注該行業整體收益將繼續萎縮,這將給行業內的每個參與者、甚至是頭部玩家,帶來更低的回報。2020年的石油公司的破產和減值大潮代表著對上一時期過度杠桿化和粗放支出的遲來的懲罰。展望未來,若石油需求維持疲軟、供應保持充足、可再生能源價格繼續下降、氣候組織堅定反對,那么投資者將只能轉向其它行業尋找價值和增值。

          本文整理自澳大利亞能源經濟和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的專家克拉克·威廉姆斯·德里和湯姆·桑西略于2021年2月5日發表的評論。

          本文來源 | 石油商報

          本文作者 |?王婧 單衛國

          —?提示?—?

          轉載上述內容,旨在資訊交流分享,僅供讀者參考,感謝!

          歡迎大家留言互動!

          国产真实高潮太爽了,人人人妻免费碰免视频,亚洲AV蕉在线高清,亚洲 小说 欧美 激情 另类